俄罗斯美女伦理电影

您现在的位置:美女AV > 机械设备 >

 第五章 镰刀放在脖子上

发布时间: 2015-01-26 17:52


朱由校笑容有些发僵,大臣们虽然说大明歌舞升平,居民安居乐业,但他知道那都是说给帝王听的,只有连年灾荒,流民暴动,外患入侵才是事实。这怎么能让天使知道呢。愧对上天啊!他迟疑的没发一言。

  童刻石满心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却是这个结局,难道是那里引起疑心了?虽然不甘心,但并没有逼迫朱由校,主要是他心里有鬼,怕朱由校意识到金口玉言的作用。更怕知道他包藏祸心。

  如果只是寻找天皇地母金钱的事情,他也许会明言,但他的目的并不单纯,自从牛哥提起万年王朝,他心里就起了心思,背靠现代社会,岂能让鞑子入主中原。反正明朝气数已尽,就让他担负起建立新朝的重任,当然万年王朝不敢想,结合现代制度打造千年帝国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他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在于明朝与现代社会的时间比为10:1,也就是说明朝十天现代才过去一天,因为身怀天皇地母金钱的缘故,元寿固定为现代时间,明朝的时间对他没有影响,按照80岁计算,今年二十四岁的童刻石可以在明朝活560年。几百年细细雕琢地球,稳固程度没有任何一个王朝可以相比,千年王朝必然可以实现。

  童刻石毕竟年轻,又在打人家王朝的主意,首先在心态上就输了一筹,却又犯了胆怯不前的毛病,如果知道真实原因,恐怕会郁闷不已。干笑的转变话题,朱由校也是松了口气。整日里沉迷木匠活,何尝不是对国事的逃避。他就是把头埋在沙子里面的鸵鸟得过且过。

  童刻石旁敲侧击朱由校沉默的原因,每次都无功而返,只能另想他法,约定以后再见,惜惜而别。

  童刻石收回仙术瞬间回到现代,一睁眼就愣住了,朱由校送的龙床竟然和这里的龙床融合了,急忙查看仙术须知,脸色顿时忽青忽红,煞是精彩。原来朱由校送他的龙床是惟一品,而且就是霍先生收藏的龙床。溯梦仙术虽然玄妙,但也不能变出另一张来,非但如此,朱由校送他的几个小物件也在龙床之内。

  朱由校制作的龙床非但巧夺天工,还有玄妙暗格,当时朱由校演示,顺便就把那几个物件放在其中没有拿出。现在可好都要便宜霍先生了。这样一来童刻石脸色自然很难看。

  溯梦仙术神奥无比,李家钰和霍先生只看到童刻石抚摸龙床立柱,不过几秒的时间就脸色大变,都莫名其妙,尤其是霍先生最为捉紧龙床,不由疑问道:“童先生,我这龙床可是有什么不对?”

  童刻石摇头之际心念电转,神秘说道:“霍先生,可知这龙床的秘密?”

  “哦。龙床还有秘密?看来童先生这次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了。”

  “呵呵我也是看过才能确定,这个秘密不但可以让龙床价值倍增,还有可能得到几件古董。霍先生要不要听一听?”

  “童先生应该有条件吧,不如说来听听?”

  “简单,如果有古董,让我随便挑一件。”
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  双方商定,童刻石来到第108条龙前,摁住龙嘴里面的龙珠,没多大功夫就听嘎吱嘎吱声响,霍先生和李家钰就发现床西面的云纹竟然发生变化,形成字迹,仔细辨认是八个字嫣嫣宝珠,朱由校制。

  霍李二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幕,李家钰更是走到近前细看良久,沉吟道:“宝珠是张嫣的小名,这难道是天启帝给皇后做的?朱由校不是迷恋客氏吗?”

  霍先生附和道:“看来史书未必真实,这床没有几年做不出来,由此可见熹宗对皇后的情谊,客氏毕竟只是乳娘,恋母情结早晚会被爱情所替代的。”

  童刻石微微一笑不作评论,实际上这张龙床和皇后,客氏都没有关系,之所以有这八个字无非巧合罢了。

  霍先生接着说道:“想不到龙床还有这样的机关,真是让人叹为观止,童先生能找到机关真是奇才啊,就是可惜不是个暗匣。”

  童刻石听到客氏二字,有个想法若隐若现也许能解决朱由校的问题,正要细想被霍先生打扰,再也想不明白,知道他的意思,道:“别忙,想要暗匣还不容易。”

  童刻石走到八字近前,先是看了108条龙龙眼的位置,记住最后一条龙龙珠的方向,伸手抓住字体依次旋转,实质上嫣和珠都是隐喻,一个指的是龙眼,另一个是龙珠,朱字掌控方向,刚才朱由校做过演示,朱字向下触动机关发射毒箭,向上喷射毒液,只有把它稳在正中才不会触动机关。朱由校怕以后忘记打开的办法,所以才用这八个字做隐喻和提醒。

  又是一阵嘎吱嘎吱声,床中央一块木板收缩,露出一个暗格,霍李二人走到近前睁大眼睛瞧过去,就见装束各异的木偶整齐排列,有拿着锄头的农夫,手持钢叉的猎户,低买高卖的商人……足有九个之多。顿时双双呼吸急促起来。

  “这……这就是明朝的服饰?!”霍先生取出一件仔细端详。

  “没错的,这无疑是历史巨大发现,对研究明朝民俗有巨大意义。”李家钰赞叹道。

  “是啊,这正是无上魁宝啊。”

  “想不到明朝农民穿的是这样的衣服。”

  ……

  霍李二人旁若无人的说了起来,童刻石有些不耐烦,这本来是他的。现在却又无法证明真相,龙床加上九件木偶,少说也要一二亿,如此大的损失焉能好受,好在只需要一件和朱由校沟通即可。倒也没有多大火气。

  至于钱财乃是身外之物,他看得很淡,毕竟如果他想凭着溯梦仙术挣钱实在太容易了。童刻石始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需要的是什么。尤其是公司事件看清友情爱情以后。眼前始终存在的青纱消失了,胸中的呐喊就是“要做一个制定规则的人。”

  轻敲龙床引起霍李二人注意,问道:“霍先生可还满意?”

  霍先生不舍之色一闪而逝,沉吟道:“童老弟你所做的我满意至极,这样吧,我出一千万……”

  童刻石冷笑一声,打断他的话:“霍先生是打算反悔了。”

  “这九件木偶像是一套……2000万如何?”

  “既然你反悔,那就告辞了。”

  童刻石说完转身就走,李家钰急忙拦住,这件事他可是见证人,不发一言算怎么回事儿?固然是因为得罪不起霍伟德,但童刻石一走了之,交情就到头了。更重要的是童刻石自始至终没看他一眼,眼里一点波动都没有,他有预感不拦着恐怕会出大事。

  李家钰好言好语稳住童刻石,接着和霍伟德说了两件事,第一,前些日子成交价2.32亿的青瓷大罐的卖主就是童刻石。第二,童刻石在知道大罐价值上亿的情况下,随手提着它就像拎着破麻袋,而且连托管协议都不屑签,只说相信佳士得。

  霍伟德一听就明白了,童刻石不但有钱还很有势力,最起码不把佳士得放在眼里,也不怕李家钰私吞,佳士得背后是欧洲几大皇族势力,在全球也算是上层,他家族的势力在华国也许有一号,到了国际就不够看了,木偶不过价值千万,他之所以出尔反尔倒不是再乎钱,而是这些木偶有很强的研究价值,也许会对家族官场人有所帮助。

  但如果因此惹上强敌,他没立功反而会被家族厌恶,当然童刻石也不是没有虚张声势的可能,但能让人精李家钰刻意结交,这种可能性极小。他决定策略的服软了,之所以是策略,就是先维持约定,然后做一番调查再作打算。歉意道:“童老弟,请多多包涵,见猎心喜之下不免说错话,这木偶随便挑,而且这些木偶是你发现的,就是你的,我花两千万买八件。”

  “就选这个官儿吧,至于钱还是霍先生留着。”童刻石随意取了一个。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实质上霍伟德说两千万买木偶不过是试探。

  “霍先生,我还有事就告辞了,对了,临走提醒一句,不要瞎动那八个字,可是有机关会射出毒箭毒水的。”

  “啊,什么?哦,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霍伟德起初很震惊,他可还想着一会儿没人研究那八个字呢,后来不知想到什么,一副恍然之色,接着眼睛开始闪烁起来。

  童刻石看在眼里,身形一挺威严顿生,冷笑道:“霍先生,我叫童刻石,今年24岁,我的情况随时欢迎你去查……李哥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  “同行同行……霍先生,拍卖行还有事情处理,有机会再聚。”

  李家钰强烈预感到童刻石的不凡,知道这时也是个站队,一咬牙还是选择了童刻石。

  霍伟德很意外,但看童刻石不怒自威的气势,见情知意的对答,心里惶惶的,很久没有这种情绪了,就算十年前,被林家阻击家族生意损失数十亿的前夜,他也没有这样惶然。

  随着童刻石越走越远,惶然加剧直觉有一把镰刀已经放在他的脖子上。


皇中设备厂
AV视频 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