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罗斯美女伦理电影

您现在的位置:美女AV > 机械设备 >

 第133集 回家

发布时间: 2014-11-30 01:08


“老三,你和路小姐的意思是,这个丰辰秀极会攻打我们?”柳伯温问道。

  何后锋点头。“现在不会,但将来……也许我们应该杀了他。”

  “我去追他,真是这样吗?”庞威不太相信,他要亲自问清楚。

  “老六,你不用追了,事情已经如此,顺其自然吧。”何后锋同样上了马。心里暗道:“希望诗雨预料的不准,祸及子孙。”

  “驾!”

  ……

  周义的茅屋内一片狼籍,椅子是倒的,桌子是歪的,这可不是喜欢整齐的周义的作风。满地的衣物,零零散散支离破碎,特别显眼的要数那件价值上百万两的白色裘皮,同样的下场,门口是上半件,床边是下半件,没了珍贵的本钱。更可笑的是,一只跟很高的漂亮女鞋居然挂在了草房的房梁上,摇摇欲坠,放上去的人肯定是个高手。是有人故意怎么做的吗?茅屋里只有两个人,他们好像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周义居住的茅屋四面通风,薄薄的棉被连周义有时候都觉得冷,而此刻不会丝毫武功的安定公主,没半缕遮身,周义的薄被也仅盖下身,可她却香汗如雨淋,贴在周义的胸口粘粘的,大口的喘息。

  周义抚摸着安定的头发,任凭她的呼吸吹的他耳朵痒痒的,微笑着,没有打断这暴风雨后的安静。

  “我真的会杀了你。”安定的话响在周义耳边,却听不出愤怒,是无尽的温柔。

  “谱儿,睡会儿吧,天都快亮了。”周义把怀里的安定紧了紧。

  “恩恩(拼音的三声)”安定太有**力,娇躯轻摆。

  看着闭着眼睛的安定,周义索性也闭上了双眼。

  “这一个月,你真的一点也没想我吗?”安定的声音让欲睡的周义睁开了眼睛。是安定的蓝眼睛,水汪汪的望着他。

  “我……”周义不想说慌,这个月他的确没想过安定,他以为安定会像诺情和沃月一样,一去不回,何况她还是公主,周义只是偶尔记起那激情的一夜,可更多的是为他几乎魂飞烟灭的白凌,对安定,他有的是愧疚。

  见周义吞吞吐吐的样子,安定憋了下嘴唇。“你不喜欢我?”

  周义望着极具**的安定,全裸的身体在他怀中微抖,他没说话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安定哭了,没有声音的落泪,虽然她的全部都给了周义,这次甚至连心都交给了他,而这个占有她的男人居然连句骗她的话都不肯说。

  周义真的是无动于衷?真的对安定只是肌肤本能的**?周义不是,他的感情被两次打击封锁,他现在很小心,可安定的泪,比她的身体更让周义受不了。

  “谱儿,如果你愿意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  周义这句莫若两可的话,竟然起了效果,安定破涕而笑,依偎周义的身体摩了摩。

  “我还以为我的魅力消失了呢?”安定自语。“你知不知道,上次我离开,回到京城我对唐龙说,不出三天你一定会来找我。可是三天过了,十天也过了,甚至一个月过去了,你就是不来!我真的很生气,所以我来了。”

  周义笑了,他没想到安定这么直接。“你来这是为了见我?”

  安定回答。“我其实是来杀你的。”她说的不像假话,周义觉得自己的“关键”被握的太用力了。

  “很疼的。”周义道。

  安定“扑哧”笑了。“这样你能记住,告诉你,以后不能再忘了我,不然的话?”……

  “好了,我答应!”周义猛的翻身把安定压在身下。

  安定呼吸立刻急促起来。“松,不要了,我……也挺疼的。”安定在求饶,可又有种渴望。

  楚楚动人的安定,周义不忍心伤害,慢慢的躺在了安定的旁边。

  “今晚好吗?”

  安定的细语转入耳朵,周义在笑柔情的又把安定揽入怀中。

  安定感觉着他,又看了看她这一月经常梦见的茅屋。“我好歹也是公主,你们天斗现在好像很有钱呀,你住的地方怎么还是没有变化。”

  周义听出了安定的意思,笑道:“天斗有钱是天斗的,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。你是不是后悔了,我是个穷小子。”

  安定知道周义逗她。“我不仅嫌你穷,你还丑,还笨,还……还很暴力。”

  周义笑的很大声,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现在你看天斗挺太平的样子,其实是表面现象,开了春天斗便会有一场生死存亡的战斗,北方的韩林要来攻打,朝廷又采取自治,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,所以天斗现在一切开销全部用在军需上。”

  “你们男人打仗的事我不懂,可你是天斗的主公,昨天我听那个五里香老板的意思,当天斗军都有很多银子,你呢?”

  “我没钱。”

  “你不要开玩笑了,为什么你没有。”

  “我也是听何后锋简单说过,现在的天斗安年龄分了四个纵队,十八到六十岁的天斗所有男性都要参军,每十岁跨度是一个纵队,每个纵队又有五到十个小队,总共大约三万人。而一到三纵队每人每月的军饷是二两黄金,第四纵队年龄最大,是辅助纵队,每人一两,你想想,这是多大的开销,就算现在天斗有钱,那可是三万人。”

  安定开口问道:“你们何必给他们那么多,少点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?”

  “这点何后锋的解释是,天斗毕竟不是正规的职业军人,采取全民结兵,每个天斗男人不仅仅是军人,还要有其他的职业,所以要想天斗人人为天斗,除了宣传,最主要的还要靠金钱。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,重赏之下出勇夫,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。”

  安定笑了,她又从另一个方面了解了周义,自己身边的男人很男人,不只是光会杀人,而且是做大事的人,她虽然不懂,可听周义一本正经的娓娓道来,周义潜移默化中的上位者形象很清晰,没有女人不喜欢这种感觉的男人,这才叫男人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周义发现到安定窃笑。“昨天还是一副要杀人的面孔,你来这,不是要杀我吗?”

  安定狠狠的对准周义的胸口就是一拳。“你还说,我回了京城,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  周义笑了笑,敷衍道:“我不是解释过了嘛,现在的天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有很多事情的,这就是你要杀我的原因?”

  “怎么不行吗?”安定理直气壮。“你知道吗?我对唐龙说你不出三天肯定来京城找我,可你……都一个月了,我很没面子,还有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”是呀,有哪个男人能经得起安定的**。

  周义想了想,笑道:“我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比我清楚吧?”

  安定的脸居然没红,翘着小嘴道:“我不太清楚,我要考证一下。”说完,一只玉手慢慢的移动。

  周义的脸却红了,他当然知道她手的目的地是自己的哪里……紧接着就是一团嬉笑扭打,寒冷的茅屋**一片。

  “等一下!”周义叫住骑在他肚子上的安定公主。

  安定顿时停住动作,望着周义认真的表情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

  周义静静的凝听,他现在的修为可以用恐怖形容,自从收了辛石俊的“天渡”,周义的境界又上了一个台阶,他自己都不知道,他感觉的远在千米之外。

  周义等了等,对安定道:“有人向我们这接近,很快。”

  “是不是天斗的人?”安定见周义表情紧张,询问道。

  “没骑马可速度惊人,天斗包括我在内,都没这手功夫,可以肯定不是天斗的人。”

  安定听完感觉也不好。“那是谁?”

  周义此时已经坐了起来。“太远了,我还感觉不到他的气息,不过快了。”

  安定已经开始穿衣服了,能让周义如此紧张,她是明白的。

  周义逐渐感觉到,也越来越近。来人的目的是他的茅屋方向没错,周义这点可以肯定,可他是谁呢?周义越感觉越心惊,越感觉越彷徨,这感觉消失了太久,他几乎都要忘记了,可他越来越清晰。

  周义迷惘的坐在床上,双手居然开始不自主的颤抖,怎么会是她?周义感应到了来人,不禁自语:“诺情,她……回来了?”

  ……


皇中设备厂
AV视频 我们